又污又黄又肉的App连接

  已经经过过几次,我对这种声音也不再陌生,不过撩开帘子的时候还是没有看到那奔流的江水,因为眼前的丛山峻岭挡住了我的视线。

   虽然在下雨,但远处还是能看到快落山的夕阳,大半的阳光被遮住,给群山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外廓,让人觉得分外的壮美,我只看了一眼就舍不得移开眼睛,一直撩着帘子看着外面。

   风景虽然美,但周围看是看不到人烟,因为之前雨天路难行,我们比之前预想的速度要慢,晚了半天的时间,如果再不加快脚程,今晚就找不到歇脚的地方了,所以赶车的加快了速度,让马跑起来。

   嘚嘚的马蹄声在雨中回响着,马车里颠簸得也很厉害。

   终于,在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,我们终于听到一些人活动的声音。

   撩开帘子一看,终于到了三江口的码头。

   之前一直在车厢里,厚厚的车板上还铺着厚厚的褥子,加上素素一直给我准备了暖手的小炉子,倒也不觉得冷,但现在一下车,才感到一阵寒意袭来,一瞬间就把我冻得哆嗦了起来。

   回想起之前,似乎也是在这样的天气到了这里。

   蜀地的阴冷我小时候倒是已经领教过了,但裴元灏还是第一次经历,他被冻得整张脸都有些发青了,下马车的时候双腿冰凉,趔趄了一下才站稳,把周围的人都吓坏了。

   我抬头看了看周围。

   几年不见,还是老样子,因为天色晚了,这个码头上已经没什么人,旁边的村落也剩不了几盏灯,仔细辨认一下,还能看出曾经见过的那些楼阁风景,都跟记忆中的没什么差别。

   这里的人,过得太闲适,也太平静,大概再过几十年来看看,除了老旧一点,也不会有什么变化。

   佟丽娅比花儿还纯

   真的希望这里永远都不要有什么变化。

   大家下了马车,稍事整理了一下,我便带着他们走到了一家客栈。

   正是当年我们曾经住过的那家。

   这个镇子看起来很冷清,连同这个客栈也是,走进去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异常安静,看来是一个客人都没有,我们来的人又多,老板亲自出来迎接,将我们迎进了大堂。

   我还认得他,而他点头哈腰的站在旁边,也多看了我两眼。

   我笑道:“老板,好久不见了。”

   他立刻说道:“哎呀,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,原来真的是夫人你啊。”

   裴元灏看了我一眼,我说道:“以前我们来这里住过。”

   “是的是的,”老板非常的热情,亲自领着我们到大堂中央宽敞的座位前坐下,又赶紧让店小二去烧水泡茶准备吃的,然后说道:“说起来都是几年前的事了,夫人这一次是——回来办事?”

   我笑了笑:“是啊。”

   他又看了一眼我身边的裴元灏,欲言又止的样子,显然,他认出了我身边的人不是当年的人,但也不好多问,我让他去准备所有的房间,毕竟我们带来的人不少,还有槽房里也要准备看好我们的马匹,顿时,这个安静的客栈一阵忙乱。

   过了好一会儿,才总算把我们都安顿了下来。

   因为天色已晚,也做不出什么吃的来,只让他们热了一点糕点送上来,老板亲自将一碟刚刚蒸好,好散发着甜香的米糕端到桌上,陪笑着道:“山居简陋,还望贵客不要见怪。”

   我们坐在大堂中央,裴元灏抬头看了看周围,然后说道:“你这里,没什么客人?”

   那老板袖着手站在一旁,叹了口气道:“可不是吗,这些日子一个客人都没有,这店都快开不下去了。”

   “哦?这么难吗?”

   “哎,咱们这个还算好的,店里没客人,我们多少还能做点早午饭的买卖,那些打渔的才惨呢,不能下水,连吃的都快没了。”

   “为什么?”

   “还能为什么?世道乱啊,听说东边有股人朝着这边来了,大家还都在商量着要不要离开这里,免得生乱呢。”

   看来,连他们都知道江陵那边集结重兵,准备进攻西川的事了。

   我喝了一口茶:“那为什么还不走呢?”

   “走,怎么走?大半辈子都在这里了,走得到哪里去?”

   “你们真的不怕仗打到这里来吗?”

   老板迟疑的道:“应该不会吧?”

   我和裴元灏对视了一眼,但没有什么,他挥挥手让他们下去,我们自己坐着喝点东西就上楼休息。

   等到他们都退下了,裴元灏才说道:“看来,这里的人对局势还是抱着幻想。”

   我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西川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打过仗了,他们当然会抱有幻想。”

   “那你认为,他们这样的幻想,会不会成真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我迟疑了一下,道:“不管能不能成真,人总要有点幻想才行的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“说不定那一天就成真了。”

   说完,我拿起米糕来咬了一口,到底还是饿了,米的甜香味刺激得我饥肠辘辘,这一口下去,人都舒坦了一些。

   看着我的样子,裴元灏也吃了一块米糕,然后又看向我:“听那个老板的口气,你们以前来过?”

   “嗯。”

   “什么时候?”

   “几年前。”

   “几年前?”

   看他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,我看了他一眼,才说道:“就是出海之前,我跟——,我们回了一趟西川。后来离开这里回金陵,就是从三江口坐船回去的。”

   他挑了挑眉毛:“哦。”

   他不会不知道我们那一趟,毕竟我们才到西川不久,吴彦秋就被他派来了。

   他似笑非笑的道:“他就是趁着那一次,跟你们西川不少的人搭上了线,是吗?”

   这句话听在我的耳朵里真是讽刺意味十足,我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他来得不算早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“杨云晖要比他更早一些。”

   听到这句话,他也不说什么了,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吃了一点东西,便回到了各自的房间休息。

   素素很快就把房间重新收拾了一边,还把床铺给我熏得暖暖香香的,但回头一看,我还坐在床边,看着外面阴雨绵绵的夜色,其实也只能看到窗外不远处一些隐隐的轮廓,再远一点,连山都看不到了。

   可是,江流的声音却是清晰可闻。

   素素走过来:“大小姐,你还不休息吗?”

   我淡淡笑了一下:“这两天一直窝在车上,睡得太多了,有点睡不着。”

   “那我拿点热水来给你泡泡脚,就能睡着了。”

   “好啊。”

   等她离开之后,房间里才彻底的安静下来。

   我倒也不是有意要支开她,但有些事情,似乎也只能在周围没有其他人的时候,才能从脑海里翻找出来。

   刚刚跟裴元灏说那句话,当然是有不肯示弱,几乎要赌气的成分,但其实,提起杨云晖,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。

   我还记得在剑阁,杨金翘临走之前也跟我说了一边,杨云晖当年给她寄的那封信。

   之前路过这里的时候,我还不知道有那封信的存在,而看过那封信之后,现在再到这里,有一些事情似乎就隐隐的在迷雾中现身了。

   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,还是觉得有点气闷,索性披了一件衣裳推门走出去,在长廊里走了两步。原本这家客栈里没有别的客人,我们的人也都休息了,所以安静得很,但走了两步之后,却听见另一边也传来了脚步声。

   我问道:“谁啊?”

   那边的人也和我一样没有提灯笼拿烛台,不过他走过来一看,原来是查比兴。

   我笑道:“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?”

   他摇摇头。

   “是不是之前在马车上睡多了,现在睡不着了?”

   “也是有些睡不着,不过,”他回头看了那边自己的房间一眼,然后说道:“父亲还在跟皇帝谈事情,我当然是没办法睡的。”

   “哦?”

   我倒没想到,裴元灏这么有精神。

   “他们把你赶出来了?”

   “神神秘秘的,不让外人听。”

   我淡淡的笑了一下。

   其实这些事也就只是做个样子,已经到了这一步,还有什么好隐瞒的,我当然知道裴元灏这一次去太和是打的什么算盘,虽然看起来是空手而回,但我心里很清楚,遇到一个查林,他就算是捡到一个宝了。

   查比兴看了我一会儿,说道:“我以为这件事——,我以为大小姐会阻拦。”

   看来,他也不傻,就算我们不告诉他,裴元灏的心思,他也能猜到一二。

   我想了想,说道:“因为有一些事情我还没有想通。”

   “哦?刘师哥呢?他也没有想通吗?”

   “他……倒是想通了,也试过来说服我,可是我,我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。又污又黄又肉的App连接”

   查比兴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   我又看了一下周围,没有一点灯光,已经太晚了,便说道:“如果他们还要谈,你就去找店家再给你准备一间房吧,也不能不睡觉的。”

   他点点头,我转身准备回房,却见他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   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   他迟疑了一会儿,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我:“大小姐,你——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?”